guideTile.toModdle
:::
6a2fdbe6-bf36-4f58-b81a-68aa86f5334b

探究典藏焦點話題

我愛臺灣 從日治時期臺灣知識份子的文化參與談許鴻源在臺灣美術中扮演的角色與貢獻

名稱我愛臺灣 從日治時期臺灣知識份子的文化參與談許鴻源在臺灣美術中扮演的角色與貢獻
創作者林振莖 ─國立臺灣美術館研究組助理研究員
dateInfo.create2021
簡介

一、前言


就如同許鴻源他自己所說:

我無能力參加臺灣自決運動,也無勇氣,也無吸

引群眾的才能,所以不敢站在第一線做臺灣自決

運動的前鋒。但我相信每個臺灣人都愛臺灣,也

愛收集臺灣文化的東西;⋯⋯ 

日治時期臺灣人在殖民統治的壓迫之下,政治運動受到嚴厲打壓,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知識份子心理普遍都存在一種不服輸的精神,想跟日本人爭長短,被世界看到、受到肯定。因此,當他們贊助文化事物時,也存有這樣的心理,往往將文化贊助事業放在對應日本殖民主義的框架下來進行思考和實踐, 2就行動來看,可以視為民族運動推展的一環。


過去日治時期臺灣知識份子的文化參與,重要的藝術贊助者,較為人知的有基隆的倪蔣懷、臺北山水亭臺菜館的王井泉和波麗露西餐廳的老闆廖水來,以及臺中的林獻堂、楊肇嘉及中央書局張星建、嘉義的張李德和等等。過去他們經常出現在藝術家的團體照中,當時他們可說是促進美術運動發展的重要推手。以林獻堂來說,他是民族運動的精神領袖,以他的地位與能力,涉足的範圍非常的廣泛,透過政治(文化協會、臺灣議會設置請願、臺灣民眾黨、臺灣地方自治聯盟⋯)、經濟(大東信託)、教育(創設臺中中學、夏季學校⋯)、文化(中央俱樂部、中州俱樂部、臺灣民報⋯)等各方面來推行民族運動。林氏會願意透過買畫、贊助金錢、出席展覽會,以及提供藝術家畫肖像的機會等方式來支持正逐漸萌芽中的臺灣新美術。除了可以視為民族運動推展的一環外,進一步細究他的目的,其實是希望臺灣的藝術文化也能夠像西方強國一樣蒸蒸日上,藉由對藝術家的贊助與鼓勵來帶動、提昇臺灣人的文化水準。3


而楊肇嘉之所以會贊助郭雪湖、李石樵、陳夏雨等人,就是希望他們能在競賽場上與日本人一爭高下,為臺灣人爭光。張星建自然也不例外,他無怨無悔的為美術家付出,熱心地幫忙,無非就是希望臺灣美術可以發展出自己的特色出來,進而將島民的文化生活提升到世界水準。追根究底,在時代背景的影響下,他們無私的推展臺灣文藝活動,是希望能夠以此塑造臺灣自己的文化。


透過上述,許鴻源也同樣成長於日治時期,在當時的社會氛圍的影響下,可以瞭解他透過畫作的收藏,來支持臺灣文化。他一生收藏逾600件畫作全部捐給國家。藝術是文化的精髓,也是國家認同的象徵。他可說也是與上述藝術贊助者抱持相同的理念收集臺灣的繪畫,藉此彰顯臺灣畫家的才能和他們的創作,以及保有臺灣人的文化記憶,希望對臺灣文化有所貢獻。所以,許鴻源在《廿世紀臺灣畫壇名家作品集(第一冊)》留給自己子女的字句中才會如此寫到:


此圖冊為許鴻源家族財產,亦為臺灣人之共同財

產,希永久留念。希望有一天臺灣人民自決運動達

成時移去臺灣安善地方永遠展覽及保存(或贈送美

術館)。 

在外界的認知中,他是第一個拿到日本藥學博士的臺灣人、是知識份子、是政府官員、是科學家、是企業家、是教授、是收藏家、是教會的會長、是學校的董事、日本東亞醫學協會名譽顧問⋯⋯,但卻甚少人提及他也是一位重要的藝術贊助者及美術發展的重要推手。本文廣泛蒐集報章雜誌的報導與順天美術館捐贈文化部,由國立臺灣美術館(以下簡稱國美館)代為典藏管理之畫冊、自傳、書信、收藏紀錄等資料,透過史料留下的蛛絲馬跡,試圖重新勾勒出許鴻源在美術贊助方面的情形;並且,進一步探討他對臺灣美術發展的貢獻。


二、許鴻源與臺灣美術

(一)臺灣第一位藥學博士

許鴻源1917年10月23日出生於彰化和美鎮。祖父為日治時代第一任鄉長,為地方之望族。父親經營雜貨店,吃苦耐勞,許鴻源有十一個兄弟姊妹。由於其二哥許鴻謨擔任牧師,許鴻源因此始接觸到基督教,並在嘉農畢業那年(1937),在和美教會受洗。1938年考入日本明治藥科大學。1941年畢業後入東京大學藥學部生藥學教室選科。戰後回臺在故鄉和美鎮設立順天堂藥廠,後轉任公職,至臺北服務於臺灣省立衛生試驗所擔任技正。之後一路由課長、副所長到擔任代所長職務,到1965年止,共19年。期間亦曾擔任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和平教會委員會執事、中國藥學會臺灣省分會理事長、臺灣大學醫學院藥學系兼任教授、中國文化大學植物系主任、教育部醫學教育委員會委員等等職務。


1959年許鴻源以「臺灣產松柏類及近緣植物成份之研究」主論文取得京都大學藥學博士,成為第一個拿到日本藥學博士學位的臺灣省籍人士。離開臺灣省衛生試驗所後,美國必治妥(Bristol Meyer)大藥廠聘請他在臺灣設立研究天然物化學的研究所(1965-1971),擔任所長。並創辦《新醫藥周刊》,其發行除國內讀者,範圍亦擴及海外,推廣漢醫。1971年他重返公職,擔任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第一任)。並在臺成立私人漢藥研究機構「必安研究所」(1971-1991),致力於漢藥科學化的發展,使他擁有「臺灣科學中藥之父」的稱謂。 


1972年許鴻源移居美國,在美國設立順天科學中藥美國分銷公司。之後於加州長堤創設非營利組織的「美國漢方醫藥研究所」,延聘中外專家,從事中醫藥學之研究與出版,主要目的係介紹東方傳統醫學予西方社會,從事漢醫國際化的工作。1987年於美國爾灣市設立順天堂科學中藥廠。並協助教會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設立安那翰(Anaheim)基督長老教會。1991年1月22日逝世於加州長堤。


(二)從廖繼春的畫作收藏起

許鴻源曾說:「我從小就喜歡看圖畫,但沒有錢學畫。長大後,開始買畫時,第一張買的就是廖繼春的畫。」  而他之所以會對收藏畫作產生與趣,除了廖繼春的鼓勵和推薦, 也因為那時候他的經濟狀況開始有了改善,但最重要的是他對自已文化族群的關懷,對這塊土地文化的認同,想對臺灣作出一些貢獻才開始收藏。

在1982年他認識謝里法之前,許鴻源即因夫人林磮女士的關係認識陳永森,在他的影響及指導下,開始收藏臺灣出色藝術家的作品。之後畫家郭東榮、洪瑞麟、李梅樹、藍蔭鼎及廖繼春等人的指引和影響下,逐漸瞭解臺灣美術的發展。  而比較有系統的收藏則始於1970年代末許鴻源閱讀了謝里法的《日據時代臺灣美術運動史》,  他曾這樣說:「我開始時收集許多初期有名者。讀謝里法的美術史後,才知道臺灣有一些受正式日本藝術訓練的藝術家。我就按此歷史沿革來收集,⋯⋯」。 之後透過林衡哲醫師的介紹認識了謝里法。  謝氏除參與編撰許鴻源收藏集的工作之同時,也協助他選購畫家的作品。  透過許鴻源生前所留下的作品(1977年至1989年)盤點紀錄(如附表1),這份紀錄可以瞭解他收藏的脈絡。就如同他自己談到的,他是按照謝里法書中的的美術史沿革來收集作品,因此綜觀1977年至1989年他所收藏的藝術家,主要是日治時期以來的前輩及中堅輩藝術家的作品,而且大多為泛印象派風格的作品。


他自己曾說過:

我收集的畫較屬古典派。我不太懂現代畫,所以

愛寫實派的畫。廿世紀臺灣畫壇名家作品第二冊

中有一些現代畫,是根據謝里法先生的編目建議

買的。可見關於怎樣看畫,我仍須學習。 


這時候許鴻源對於畫作的理解,恐怕也僅止於印象派之前的繪畫,對於印象派之後的現代繪畫所知有限。不過,由於謝里法協助他選擇畫家及畫作,於1982年之後明顯可見他的收藏品增加泛印象派畫風之外的現代美術作品,如陳正雄、陳昭宏、陳錦芳、顧重光、廖修平、戴壁吟、薛保瑕、梅丁衍、曾培堯、陳庭詩等人的作品。此外,也開始收藏水墨畫家的作品,如李義弘、袁金塔、鄭善禧、陳其寬、江兆申、許郭璜、歐豪年等等,已跳脫在「日治時期」臺灣美術史的框架下進行他的收藏,而是增加戰後臺灣藝術家及在海外發展的現代藝術家。尤其是許鴻源透過謝里法為他編撰收藏集的這段期間  ,參酌畫冊中謝里法所建構的臺灣美術史的架構,檢視自己收藏的不足再予以補強。這或許就是為何這2本收藏集出版的前一年,他收藏的作者數量都會比往年超出數倍之多的緣故。(如圖表1)


許鴻源《臺灣先進圖繪記錄》(1977-1989年)收藏之藝術家統計表


附表1:許鴻源《臺灣先進圖繪記錄》(1977-1989年)收藏之藝術家統計表


許鴻源《臺灣先進圖繪記錄》(1977-1989年)收藏之藝術家統紀年表

許鴻源《臺灣先進圖繪記錄》(1977-1989年)收藏之藝術家統紀年表



就像謝里法所說的,許鴻源他收藏的整體反映了收藏家個人之藝術修養及研究領域,而他在收藏集第2冊中又說,他站在編者的立場,寧以最低限度的參與讓收藏家的面貌原原本本呈現於畫集。然而儘管書中是如此說,但實際上他對於許鴻源的收藏卻是「參與」甚深,這份收藏清單可說是收藏家和美術史家一起合力完成的。此外,再從收藏藝術家數量來看,總共約有158位,其中西洋畫家約有136位;水墨畫家約有12位;膠彩畫家則只約有9位。由此不難看出他的收藏偏愛,繪畫風格主要是具象寫實的作品。


過去日治時期殖民政府透過新式教育於公學校及國語學校推展西洋繪畫觀念,以及1927年開始舉辦的臺灣美術展覽會,所以許鴻源對於新美術應該是有相當認識的。因此,西洋繪畫對於當時身為現代的知識份子的他來說是比較時髦,符合新時代的潮流,水墨繪畫相較而言就顯得老舊了。


三、對臺灣美術的貢獻

(一)收藏畫作

購買畫作是對畫家最有力、最實際的幫助與支持,是讓他們可以持續創作的動力之一。日治時期沒有像今日畫廊業鼎盛的狀況,也沒有專業的畫廊經紀人替藝術家舉辦個展或賣畫,一切必須靠畫家自力籌辦,以及後援會與熱心人士的幫忙。像陳植棋曾在寫給他摯愛妻子的家書中便提到:

我如此純情的生活,卻飽受金錢的壓力,實在慘。

愈來愈覺得必需走上職業畫家的路,我想過純粹藝

術的生活,但為金錢所苦。今年冬天回去,賺錢的

可能性會增加。因為臺中要舉辦個展。 


畫家要能把藝術當職業,過純粹藝術的生活,在當時,就需要有贊助者買畫。戰後亦是如此,如1982年金潤作為了籌措孩子的學費,透過維茵畫廊,他的〈月〉作品以每號1萬元高價賣給許鴻源,此舉不僅解決他在生計方面遇到的燃眉之急,也增加他當一位專業畫家的信心。又如藝術家陳永森,由於他的太太是許鴻源夫人林磮女士長榮女中的同學,所以許鴻源很早就跟陳永森熟識,並於1950年代起開始收藏他的畫作外,也實質的支助陳永森赴日習畫。 而李梅樹家境比較好,不必靠賣畫維生,由於有一次他得了胃潰瘍,吃了許鴻源送去的藥材痊愈,為了還人情,除了替許鴻源夫婦及他的夫人畫肖像外,後來又賣給他三幅50號畫作,也與許鴻源結交為朋友。另外,在美國時,許鴻源經常去拜訪住在美國加州雷東多海灘(Redondo   Beach)的藝術家洪瑞麟,他的長子洪鈞雄便曾說:「我父親和許博士很熟,許博士收藏老爸的畫,都是老爸精心挑選出來的,老爸說這個人很了不起。」而洪瑞麟在1989年寫給許鴻源的信中也曾提及:「弟每蒙愛護,至慰感謝。所收藏作品印第二冊不日成就,至為欣慰,先生之熱心藝術之心,可欣可賀。」可見他們長期培養出的深厚友誼。


而許鴻源也是當年中堅輩藝術家的知己與伯樂,透過購藏他們的畫作給他們鼓勵,如馮騰慶、林智信、梅丁衍、陳錦芳等人都曾寫信給他表達感謝,如馮騰慶在信中提到:「謝謝寄來的畫冊和多年的收藏(油畫),⋯」又如林智信寫到:「晚(筆者按:作者自稱晚輩的意思)過去一再受您的支持關照,非常感激。⋯」而陳錦芳則如此說:「謝謝過去照顧並請常予指教!⋯。」  1982年許鴻源收藏了謝里法兩幅畫作,在此之前謝氏也曾寫信給友人黃炎提到:「⋯我非常希望他(筆者按:指許鴻源)能夠買下這兩幅,這樣我明年作畫的材料費就不必担憂了,⋯。 許鴻源透過這個舉動支持藝術家在那物資貧乏、生活不易的年代能夠持續走下去。


(二)比官方的美術館還早有系統地收藏本土藝術家的作品

許鴻源在臺北市立美術館1983年剛成立時就已將他的收藏印製成《廿世紀臺灣畫壇名家作品集》;而第二冊則在1988年臺灣省立美術館(今為國美館)成立的第二年出版。他的收藏行動,早在80年代之前臺灣還沒有公立美術館的年代就開始,並且是依據藝術家在臺灣美術史的地位進行有系統地收集,於當時所扮演起推動本土藝術成長的角色與貢獻不容被抹滅。此外,在此值得一提的是,1980年代臺灣經濟快速起飛,畫廊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從他的《臺灣先進圖繪記錄》可知(如附表2),許鴻源當時收藏作品的管道,除了直接購自藝術家本身,也有更專業的仲介管道獲得更多元的藝術品,其中畫廊是最主要的管道。據許鴻源的學生,也是他臺灣必安研究所同事的張憲昌博士回憶,當時許鴻源經常利用上班午休時間找他一起去逛畫廊,購買畫作,甚至影響到他也一起收藏畫作。  對許鴻源來說,他跟畫廊接觸的主要目的並非是購買藝術品作為投資,而是增加收藏的管道,為了讓他的收藏面向更全面,但也因此扮演起在臺灣藝術市場發展不可或缺的收藏家的角色。


( 三)於海外提供展示的場所

由於許鴻源於1972年即移居美國,因此位於美國的自宅很自然的成為這些藝術家作品展示的場所。如林衡哲醫師在〈敬悼臺灣名畫收藏家──許鴻源先生〉一文中提到:

我第一次與謝里法、黃炎去看許先生收藏的臺灣

名畫,是我一生中難忘的經驗之一,我生平第一次

瞭解近代臺灣人竟有這麼豐富的美術遺產,每

個畫家都有他們獨特的風格,⋯⋯,這一天我得

到的臺灣美術教育,勝過我在臺灣所受的十二年

美術教育。 


而他生前也經常配合教會活動出借他的藏品到各地公開展示  ,讓海外的臺灣人及外國朋友可以欣賞到臺灣藝術家的作品。

雖然他生前的心願:「這些畫不是我個人的,是臺灣人的財產,要完整收藏,不要分散,有一天要回家、回到臺灣。」而在此之前,他希望有一天能在加州興建一座「臺灣現代美術館」。他的想法,無非就是希望有別於之前在私人空間以「沙龍」方式展示給來訪的客人,畢竟可以看到這些畫的人有限;而是設立一個具備現代化公共展示空間的美術館,可以公開展示這些作品,讓更多人可以有機會欣賞。郭雪湖在1984年寫給許鴻源的信中曾提及:


⋯如果您所計畫的美術館成立的話,臺灣畫家們

一定為您建立一座銅像在館裏才對,我比較先輩

有責任策動進行這件事來紀念許先生對臺灣美術

界貢獻偉大的人物。⋯ 


可惜天不假年,這願望在他生前並未能達成。不過,許氏家族在他過世後遵照其遺願逐步完成他這個想法,於1993年在美國加州爾灣市成立許鴻源博士紀念美術館,首檔展覽「美麗島上的新美術運動」由陳飛龍擔任策展人,邀請蕭瓊瑞撰寫專文,致力介紹臺灣的藝術運動史和推薦臺灣藝術家於西方社會。之後許氏家族並於1997年正式在美國加州爾灣市的順天堂製藥廠旁成立順天美術館,以臺灣礦工畫家「臺灣另一個奇蹟──矮肥洪仔」作為開館第一個展覽。之後定期更換順天收藏展覽,使其成為臺灣美術在海外的一個據點,將臺灣藝術家推向國際。


附表2:許鴻源《臺灣先進圖繪記錄》(1977-1989年) 中紀錄於畫廊購買之畫作統計

括號內之數字為購買畫作件數。資料來源:順天美術館捐贈文化部資料。

※ 括號內之數字為購買畫作件數。資料來源:順天美術館捐贈文化部資料。


(四)收藏品全數捐贈

很多名畫被私人收藏後,一般大眾就很少有機會看到原作,如被楊肇嘉收藏之1936年李石樵所畫〈楊肇嘉家族像〉作品、林獻堂家族收藏顏水龍曾入選法國秋季沙龍展的〈モンスリ公園〉(蒙特梭利公園)作品 4,或者是朱銘1975年所雕刻的成名木雕作品〈同心協力〉等等皆是如此。然而,許鴻源他不藏私,1999年7月在其兒子許照信的促成下,順天美術館藏品先在臺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回到/家鄉──順天美術館收藏展」,讓臺灣人民可以有機會欣賞到這批長期留滯海外的臺灣藝術家的精品。  2019年家屬更進一步依其遺願將他的收藏品全數捐贈給文化部,其中不乏是藝術家的代表作品,像李梅樹〈清晨漁市〉、藍蔭鼎〈臺灣鄉村〉、顏水龍〈船〉、陳進〈廟前〉、洪瑞麟〈礦工頌〉、陳景容〈湖邊月色〉等等。


這些作品由國美館代為進行典藏、維護管理及後續展覽規劃。使這批畫作成為全民的公共財,讓國人可以在國家級的美術館永久欣賞到這些臺灣重要藝術家的作品,認識臺灣的文化,培養國人對自己文化的認同。此外,這批海外遺珍應被研究臺灣美術史的人視為重要研究對象。再加上和作品一起歸來的檔案資料,順天收藏提供了專業研究人員更多的論述資料,充實臺灣美術史,厚植臺灣的文化力。


四、結論

許鴻源1972年即移居美國,但他對出生地臺灣始終懷有深厚的情感,因此在他事業有成後即希望對故鄉能有所貢獻,表達他對這塊土地的認同。他曾自問:「身為臺灣人的一份子,我愛臺灣,對臺灣能有什麼貢獻?」因此,除了他一生推動的中醫科學化,以及教會的奉獻外,許鴻源以實際行動出錢出力收藏臺灣藝術家作品,希望藉由這些作品建構臺灣藝術的主體性來表達他對臺灣的愛。許鴻源過去給人的印象就是一位大收藏家,外界都把焦點放在他的收藏品,卻忽略了他其實也是一位戰後重要的美術贊助者。在現今資本主義社會下,他有別於戰後其他收藏家大多追求「利益極大化」,以藝術品增值獲利為最大考量,但往往卻忽略了畫價以外其他的價值。


許鴻源與日治時期的仕紳、醫生、企業家、知識分子等人的贊助,都有著對臺灣文化更深層的目標,這種美術運作模式顯出不同於現今的理想與抱負。透過本文可以瞭解許鴻源博士在臺灣美術發展上給予許多有形無形的有力幫助,是美術發展背後不可忽視的人物,以贊助者的角色幫助過許多藝術家,給予他們持續創作的動力,也經由私人一己之力推展臺灣美術。雖不能說整個美術發展因他而起,但其付出的貢獻應予以重大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