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deTile.toModdle
:::
6a2fdbe6-bf36-4f58-b81a-68aa86f5334b

探究典藏焦點話題

當號角響起--順天藏品歸鄉展的歷史意義

名稱當號角響起--順天藏品歸鄉展的歷史意義
創作者蕭瓊瑞
dateInfo.create2020
簡介

這是一個官民合作接力建構臺灣藝術史的動人故事。聯接故事兩端的,是一位無私奉獻的民間企業家許鴻源博士,和一位整整小他將近半個世紀的臺灣文化部官員鄭麗君前部長;而穿其間的,則是一群合力構築這段歷史的許博士夫人林磮女士、許博士長子照信夫婦及其弟、妹家族、許博士好友藝術家廖繼春、藝術家兼藝術史家謝里法先生、陳飛龍館長,以及將近兩百位認識或不認識的藝術家。


故事從許鴻源博士說起:

一、許鴻源博士與順天美術館


許鴻源博士臺灣彰化和美人,1917年10月23日生,嘉義農林學校林業科畢業。日人治臺後期,二次大戰期間,留學日本攻讀藥學,先入明治藥專,後入東京大學藥學部選科,受教藤田教授,深受啟發,養成務實、耐心之科學家精神。後以《臺灣產松柏類及近緣植物成分之研究》論文,獲日本京都大學博士學位,是第一位獲得日本藥學博士的臺灣人。戰後,許博士任職衛生試驗所,曾為查辦某醬油公司非法摻雜有害人體的防腐劑,不畏威嚇、不受利誘、力主嚴辦,終於迫使業者將違法醬油全部銷毀,顯示許博士正義凜然、擇善固執的一面。之後,許博士離開衛生試驗所,與美國必治妥研究所合作從事天然物化學成分及藥理研究工作,希望從中藥或天然物中抽取出有效成分;經數年努力,終於從1116種中藥和天然物中發現了781種具藥效的物質,可用於止痛、消腫、增進食慾、肌肉鬆弛,和利尿等作用,奠定了許博士日後成立順天科學中藥公司、慈悲濟世的基礎,也為他贏得了「臺灣科學中藥之父」的美譽。


基於濟世救人的心願,許鴻源博士在事業成功之際,始終沒有放鬆對學術研究的堅持與推進,除自1955年起即在臺灣大學醫學院等多所大專院校兼任教授,所創《新醫藥週刊》自1965年8月創刊以降,出版逾千餘期,從未脫稿;並編寫多本中英文醫藥專刊,暢銷海內外,更在1976年,於美國加州長堤創設非營利組織的「美國漢方醫藥研究所」,延聘中外專家,從事中醫藥學之研究與出版。作為一位虔誠的基督徒,許鴻源博士有極大的愛心與慷慨奉獻的精神。1971年,他被推選為臺灣青年會會長,以該會僅有的土地向銀行抵押借款新臺幣五千萬元,再本人捐出多年辛苦積蓄一百萬元,興建一座十層樓的大廈,作為教室、青年宿舍,及語言教學中心,成為推動社會教育的基地。


在藝術收藏上,許博士自幼喜愛畫圖,但無錢學畫,引以為憾;俟事業有成後,第一幅藝術收藏,即為同教會會友廖繼春的作品,此後收藏不斷,直到辭世。他曾說:「臺灣為『慈愛和誠實彼此相親,從他而生,公義從他而現的地方。』(《聖經.詩篇》85篇10-11節)走向民主、和平、公義、開放之社會,為每個住民之共同訴求。本人記述臺灣史實之目的,鑒於臺灣的特殊地理環境,希望臺灣的藝術家創作自由、真實、活潑之作品,以便流傳於後世。本人蒐集之目標亦集中此類之作品。


每個人都有故鄉,有他出生的地方,對那裡的一草一木和那裡的人都有愛心和懷念。特別是人到年老的時候,會想起自己故鄉的情形。我只盡一個臺灣人的本份,想對臺灣有一點貢獻。我相信每個臺灣人都愛臺灣,也愛收集臺灣文化的東西。我唯一的盼望,是使這些畫能留下來,成一整套不被分散。這些畫不是我個人的,是臺灣人的財產;這是我的苦心和意願。」 



1983年,許鴻源博士在藝術家兼藝術史家謝里法先生協助下,將部份收藏編輯出版《二十世紀臺灣畫壇名家作品集Ⅰ》;1990年,再出版《二十世紀臺灣畫壇名家作品集Ⅱ》。隔年(1991)元月22日,許博士以75歲之齡,走完他美好而充實的一生,安享主懷。許鴻源博士辭世後,夫人林磮女士,秉持先生遺願,在藝術家陳飛龍協助下,於1993年在美國加州爾灣市的順天堂製藥廠旁正式成立收藏室及順天美術館。1998年,林磮女士亦以80之齡,追隨先生,返回天家。


二、順天美術館歷年展覽與出版

1993年順天美術館(Sun Ten Museum)正式成立,初名「許鴻源博士紀念美術館」,由陳飛龍擔任策展人,推出開幕展,以受邀撰寫專文的臺南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蕭瓊瑞專文名稱「美麗島上的新美術運動」為展名,並出版專輯。1994年,《許鴻源博士口述自傳》在夫人策劃、搜集,及盧俊義牧師編輯下,由在臺的許氏基金會掛名出版,書前有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顏春輝、日本橫濱中山耳鼻科醫院院長、醫學博士蔣中山、臺北和平基督長老教會牧師商正宗、順天堂藥廠股份有限公司常務董事盧玉輝等人的序言;書後並收錄陳梅生、孫雲燾、馬光亞、陳玉盤、王惟、林再興、謝里法、林衡哲、連榮吉、劉兆菊、鄧碧瓊、張海深、施義勝等人的記念文多篇。


1997年,在陳飛龍策展下,獲得洪瑞麟及其家人支持,順天美術館辦理第一次畫家個人特展「臺灣另一個奇蹟─矮肥的洪仔」,展出洪瑞麟(1912-1996)一生的代表作品,以文圖並茂的展出方式,呈顯這位礦工畫家的藝術特質與人道精神,並出版專輯,展期三個月(7-9月)。1999年,也是許夫人林磮女士辭世的第二年7月,在接任美術館重擔的許博士夫婦長子―許照信董事長的努力奔走下,順天美術館藏品以「回到/家鄉─順天美術館收藏展」為名,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完成許博士「希望臺灣的人能享受這份文化遺產,體會一筆一畫表達的心聲,藉而瞭解自己歷史的根源和文化的美,並喚醒大家對自己土地文化的關懷與愛心。」的遺願。


此次展出作品105件,從最年長的石川欽一郎(1871-1945),到最年輕、也是許博士彰化同鄉的白丰中(1959-);展期長達半年,並由臺北市立美術館出版專輯,收錄謝里法、陳飛龍、王素峰等人專文;當時的館長林曼麗博士在序文中寫道:


「臺北市立美術館舉辦本展,旨在宏揚臺灣第一代私人收藏家,以一己之力對臺灣藝術文化的理想和信仰所付出的貢獻與成就,並藉順天美術館的收藏作品來見證臺灣文化更上多元化、多種族、多衝擊的一面。本展內容涵蓋臺灣重要藝術家作品,從日據時代到現代、當代約一百餘件,可一窺臺灣藝術文化承傳的脈絡,藉由本展相信將有更多人了解臺灣美術的成就,同時感動許博士的鄉土情懷。也相信許博士的遺愛將帶給後人無盡的啟示,並為臺灣美術的發展更增豐富的內涵」 


三、順天美術館藏品返鄉緣起與經過

2017年,距離許鴻源博士逝世已經26年,距離許夫人辭世也已21年。長期承接、擔負父親「保存、發揚臺灣美術遺產志業」的許家長子許照信先生,為完成父親「臺灣美術的作品是屬於臺灣人共有的,有一天應該回到自己的土地。」之遺願,開始思考如何更妥善、有效的處理父親的這些珍貴收藏。他將這樣的想法和家人商量,也和長期為順天美術館付出時間、貢獻心力的陳飛龍館長商量,並委託陳飛龍就這批藏品的處理方式,進行研究。

陳館長因此展開和臺灣可能相關的單位連繫、討論,並為此撰寫了一份題名為〈入夢.追夢.圓夢〉的說明

書。全文如下:


「長久以來,我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從第一階段入夢―追夢

到今天即將面臨的順天收藏第二階段―圓夢

我們要作什麼和希望什麼?

第一階段入夢―追夢

從與許博士相處不到兩年期間,他讓我了解一個收藏家的愛心和醞夢,許博士的收藏背後的愛心和醞夢,與大多數收藏家的收藏動機和心態絕然不同,那是收藏家的典範!這是對許博士定位重點之一,未來無論選擇何種方式捐贈收藏,捐贈前必須先執行一個收藏展──召回畫家以及家屬大團聚,尋找收藏背後愛心故事,來彰顯一個收藏家秉承為子孫留一份文化遺產的愛心。相處期間,論談到收藏的功能及願景,許博士談及他另一心願,推廣科學中藥進入西方醫學界的苦心,有感寫出〈藥物治人身,文化冶人心〉的格言。


直到他急迫找來建築師在Laguna Beach一塊用地

上,打造他夢中美術館模型,後因用地問題及先

逝未成願,我體會到他想更上一層樓,替這個收

藏找個家,替臺灣創造一個文化窗口,於是我在

他墓碑上寫下他最後的期許:

『我長眠了,但我仍在作夢。』


追夢

先是魚緣,許博士再拉我進入他夢裡,我成了追夢的人,但是在許伯母和大兒子許照信秉承先生先父的遺願,追夢下有了他們推手,順天美術館才上路,所以我寫上:路已開,但路還遠⋯⋯


圓夢

那是最簡單,但也可能最困難

關鍵在我們要作什麼和希望什麼?

單純的捐贈,是最簡單,但月缺不圓。


許博士不是藝術家,這不是一份嚴謹的收藏,但,卻是收藏的典範,因為單純為臺灣留下一份文化遺產的愛心,造就了這一份平民化的收藏,有殘缺,但因為收藏方式的獨特性,而具感動人心潛在性的號召能量。讓愛心昇華,才能將月缺補成月圓!創造一個使力點,讓愛心昇華,激化收藏的潛在能量,必須由我們完成,許伯母接了第一手,第二代將為收藏捐贈塑造另一個典範。如何讓這份收藏不單是一份收藏,而成為一個可運作有功能性的收藏,是個夢想,有可能也只能是個夢,連想都難,但值得去探索,去推動,所以才叫作夢想!


這不是一個嚴謹的提案

夢是前因,想法是因果。

許鴻源博士是造夢的人

追夢到圓夢,是大家的共業。

問題不在

我們要作什麼和希望什麼?

而在

這份收藏能作什麼?

許鴻源博士造夢:他造就和留下願言


1. 順天收藏已在海外

2. 收藏不嚴謹,但已具涵蓋臺灣藝術家的基礎

3. 完整交還臺灣人手中

4. 為臺灣留下一份文化遺產


追夢過程︰我們作了什麼

1. 創立順天美術館,保護這份收藏,嘗試推動成立海外臺灣藝術家資訊暨作品外調中心。海外臺灣藝術家資訊暨作品外調中心是一種構想,卻能保持收藏完整性乃至擴充,來彰顯許鴻源博士收藏的背後愛心,化解不嚴謹的欠缺,激化收藏的功能!

2. 建立臺灣人共有概念,因為功能明白,有說服力,大家有一個共同的著力點,容易喚醒及吸收海外臺美人人力財力資源。藝術家會因臺灣藝術家海外資訊暨作品外調中心的功能,加上臺灣人共有概念,會主動無償捐贈,而使順天收藏無限擴充。歷年來順天收藏因藝術家的認同而無償捐贈,擴充收藏近50餘幅作品,均因這些理念的使然。

3. 臺灣文化留根機制,是為臺灣留下一份文化遺產的未雨綢繆,兼顧國家緊急狀態下,藝術作品疏散中心。這可能是許博士為保存一份臺灣文化遺產的真諦──永遠交回臺灣人手中。


圓夢―這份收藏能作什麼?

許鴻源博士留下的遺願,收藏完整交還臺灣人手中,為臺灣留下一份文化遺產。

以收藏的捐贈作為籌碼,促成一個海外平臺,讓臺灣文化走出島嶼,保持收藏完整並能擴充為臺灣藝術家資訊暨作品外調中心。


誰有雄心圓夢,收藏就捐贈予斯。

整個提案,就是這個想法。

我們一直在等天時地利人和

天時地利人和已具備

只欠東風

一個有前瞻又有份量的人

登高一呼

但是

創造歷史的推手,我們都有。


我們了解

臺灣,有現實經費統籌的困難,但,臺美人第一、二代已屆面對人生價值的蓋棺論定時刻,財力去處再加上新生代的潛力,他們都擁有太多對臺灣的愛心,但他們沒有可真正使得上力的平臺,讓他們奉獻!

我們以開放的心態,不主導,由國家主導,希望能借用國家的力量,來圓夢!因為這個夢已不是一個人的夢,是大家的夢!大家可腦力激盪,在現實和理想中找到可圓夢的各種模式!收藏捐贈對象可單一或多單位共有共享共用,或由文化部成立臺灣人文藝基金會,再交由單一或多單位共管共用。


順天收藏可留在海外,由文化部推動成之『海外臺灣藝術家資訊暨作品外調中心』文化窗口/平臺,外加臺灣文化或美術海外館,交由臺灣單一或各美術館共管共用。在海外,一直我們缺少動員和媒體的力量,順天收藏現在地有爾灣市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解決了缺少動員媒體力量的困境,爾灣市有人和優勢,多元族群均勢聚居,天時地利上,Great Park和Bower

Museum均存在切入良機,兩者均具現成動員和媒體力量,問題在用什麼模式及各種現實條件可行性的考量以及其它選項是否較為單純。我們構想是脫離傳統美術館模式,各種模式均可深入討論,但平民化是個可深思的方向,強調經費自立,商業化及結合海內外資源。創造一個小而功能性強,提供吸引新生代參與性及包容各族群文化/沙龍活動,同時不侷限在藝術

範疇,不以臺灣為主卻能彰顯臺灣的多族裔共享平臺。而這個不同族群共用平臺的理念是關鍵,廣收海外不同族群文化,更能為臺灣文化加持,一個不限地域性的新生文化,反而會讓臺灣更能揣出『臺』面,為人類文明再創一個新生文明,有新生的文化,才有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國度。


後言︰

曾有感臺灣人的商人個性,但求維持現況,保安創利,造就了臺灣面貌的模糊,文化菜底化亦是一個寫照,豐富卻抬不出『檯』面。其實菜底文化多元雜混,不是排列性的多元,才是多元文化融合的真諦,而商人個性的強韌富前瞻性,雖要有利,卻是追夢的活力,但利不見得是財富,臺灣人的商人個性已超越這個範疇,只要給他們一個夢,一個能使上力的平臺,他們都會成為追夢的人!


小英三隻小豬是借鏡,能建其功,有其天時地利人和因素,現時要創造一個使得出力的平臺,是讓臺海內外認同者能齊心共力奉獻人力財力。使臺灣文化往更具國際性的菜底化方向發展,向前創造新生文化,當我們往後尋根辯證母語,不如將臺灣各族群語言中─俚語、成語、俗語等優美慣用語言,大量加入國語,藉著官方、學術界、商業行為、媒體民間推動並創字,自然淘汰融入,將國語菜底化,各族群中媽媽喲(的)話攏有份,不但能促進國內各族群的親切認同感,具獨特性又包容的新生語言才是我們所謂的臺語。同樣臺灣不為獨立而是為華人再創一個新生國家,都是同一概念,化阻力為助力。


餅作大但不是為其位,促成而後裸退是我們的立場。

這個平臺是否能接枝成林,切口就在『順天收藏』,觸媒是許氏家族,而創造歷史接枝的手,我們都有。


如果:

夢難圓!

單純的捐贈,

將在追夢遭遇西北雨

夢醒後,進入另一個程序

路不轉人轉

還得續攤」 


2017年7月,文化部將順天美術館藏品歸鄉的可能性,正式納入行政作業程序,由國立臺灣美術館專責評估。同月23日,由當時國美館館長蕭宗煌率同該館典藏組組長薛燕玲,及當年為順天美術館開館展撰寫專文的臺灣美術史研究者、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所教授蕭瓊瑞,前往美國洛杉磯爾灣市,對順天美術館藏品進行瞭解、評估。7月27日,並於大洛杉磯臺灣會館進行專題演講,由蕭瓊瑞主講〈圖像.歷史.美學─走過臺灣美術的長廊〉,和當地關心臺灣文化、藝術的僑胞進行交流。當天出席者相當踴躍,全程由洛杉磯臺灣書院主任張書豹及秘書張立群接待、安排。


返臺後,國立臺灣美術館旋即提出「美國洛杉磯順天美術館藏品研究合作採購案」,進行所有作品的清查、建檔,及展覽計劃的擬定,委託順天美術館執行,並由蕭瓊瑞擔任研究主持人、陳飛龍擔任協同主持人。2018年9月,文化部前部長鄭麗君利用中秋節連假,專程前往美國洛杉磯順天美術館,和許照信董事長正式洽談,取得共識;順天美術館正式允諾將許氏家族兩代收藏的600餘件作品,如數捐贈文化部,成為臺灣歷來數量最大、內容最豐富的一次藝術品捐贈案,媒體均大幅

報導。


四、返鄉前告別展

已經決定返臺的順天藏品,為和在美鄉親正式告別,特地在紐約及洛杉磯兩地各辦理一場展出。2019年5月23日,紐約場在臺灣駐紐約辦事處開幕,鄭麗君前部長親往主持記者會及開幕典禮,原駐洛杉磯臺灣書院主任張書豹,此時已派駐紐約,展覽正是由他配合順天美術館陳飛龍館長全程統籌辦理,計有14位畫家的24件作品,前往展出。開幕會場來賓數十人,包括許多在美的臺灣藝術家、順天展出藝術家的家屬,以及關心臺灣的鄉親。鄭前部長在致詞中表示:「這批來自美國西岸洛杉磯爾灣市順天美術館的作品,遵從創辦人許鴻源博士的遺願,將無償贈予臺灣文化部,讓原本就是屬於臺灣人的東西,回到它自己的土地。不過,在30餘年的收藏期間,在美國東西岸的大多數僑胞都尚未能親睹這批畫作的風采,因此文化部和美術館特地在東西兩岸辦理巡迴性質的『告別鄉親』的展覽,讓這批珍貴的畫作一饗在美的鄉親僑胞。」


配合紐約的展覽,蕭瓊瑞教授再進行三場講演,分別為開幕當天在紐約辦事處的一場中、英文發表,及24日、25日在法拉盛臺灣會館和紐澤西臺灣社團的兩場中文發表,仍是以臺灣美術史的整體介紹為內容。洛杉磯的一場,在順天美術館本館舉行,由陳飛龍館長親自策劃,取名「劇與展」;展覽以畫作及大量的看板構成,述說美術館自創館以來的各個動人故事,特別是每一位畫家與許鴻源先生「結緣」的過程。6月2日下午2點的開幕酒會,湧入了兩、三百位的來賓,鄭麗君前部長透過事先預錄的影片致詞;她說:「許博士家庭長期守護臺灣的藝術、歷史,許博士收藏的行動,本身就是臺灣藝術史的一部份;這些作品回到家鄉之後,將會是重建藝術史的重要動力,也是重建臺灣藝術史的一塊重要拼圖。」她強調:「我們有信心、有責任,也有能力來接下這一棒,完成許博士的心願,把這份藝術資產重建起來,讓我們的孩子知道自己是誰,認識我們自己在這塊土地上曾經誕生過的偉大心靈。」


駐洛杉磯辦事處處長朱文祥先生也在致詞時,以推動西洋文藝復興的義大利麥迪奇家族為例,指出:企業家對藝術的贊助,足以帶動藝文興盛。他認為:臺灣社會經歷過重視金錢與物質的年代,期待藝文盛世的到來。順天美術館主人、許鴻源博士長子許照信以嫁女兒的心情,指出:「父親在世的時候跟我們講,這是屬於臺灣人的資產;這600多件作品無償捐贈給國立臺灣美術館,完成了父親生前的夢想。許鴻源遺願只有一個條件:這麼做會讓臺灣變得更好。」許照信談到父親對藝術收藏的熱心,引述父親當年告訴他的話:「他說,他不能替臺灣做什麼事,至少可以替臺灣保存這些畫作,從每一個畫家筆下看見不同時代的臺灣風貌。」


配合在洛杉磯的展出,蕭瓊瑞教授再進行了洛僑中心及鮑爾博物館(Bowers Museum)的兩場演講與對談;其中在鮑爾的對談對象是Heather James Fine Art 資深策展人Chip Tom。紐約、洛杉磯的展覽,在6月2日及6月19日分別結束。文化部委派的國立臺灣美術館人員,前往順天美術館進行清點、包裝;許照信董事長夫婦和陳飛龍館長全程陪同,在藏品清空後的庫房親自熄燈。2019年8月9日自洛杉磯國際機場起飛,8月11日抵達桃園國際機場,隨即專車運往臺中,進入國立臺灣美術館的庫房。8月28日「回家─順天美術館館藏捐贈記者會」,由鄭麗君前部長主持開箱儀式,許照信夫婦、家族代表,及陳飛龍館長均返臺出席,見證歷史。



五、「海外存珍」特展

這是一個收藏家族美好的故事。藥學博士許鴻源先生,以一生的歲月,秉持「藥物醫人身,文化冶人心」的信念,在那個臺灣還沒有官辦近代美術館的艱難時刻,以企業家一己之力,支持藝術家的創作,為臺灣留下大批藝術作品。在他去世後,夫人賡續其志,成立「順天美術館」,展出、推廣這些藝術家的作品。最後,家族遵其遺願,在臺灣可能變得更好的時刻,將這批原本就屬於這塊土地的作品,全部六百餘件,如數捐回臺灣,讓她成為建構臺灣美術史不可或缺的一個區塊。


許氏家族的用心,正逢臺灣文化部鄭麗君前部長提出「重建臺灣藝術史」政策宣示的時刻,在官民同心的努力下,克服困難,李永得部長踵繼支持,成就了這段前後長達半個世紀的文化傳承使命。本展正是站在收藏家、也是捐贈者的立場,呈顯這位心胸寬大、志氣清遠的藝術愛好者,一生關照的視野,及付出的熱忱。全展195位藝術家,出生的年代從最早的1871年到最年輕的1989年,前後橫跨一世紀,這也正是收藏家畢生接觸、收藏、支持的藝術家名單。


本展依藝術家生年順序排序,劃分四個時代,也是四個子題,分別為:


甲、蓊鬱─百歲前輩典範

從石川欽一郎(1871-1945)到1920年以前出生者,合計49位藝術家。這是一批年歲都在百年以上的前輩藝術家,他們分屬兩大系統;一是活躍於臺灣的日治時期,一是出身於中國大陸、卻在1949年的政治變局中,來到臺灣。成為共同建構臺灣歷史文化的兩股重要力量,也都是收藏家一體關照、同樣支持的對象。


乙、豐采─豐實、沈澱、光采

從1921年出生到1935年以前出生者,合計43位藝術家。這是屬於時代激烈變動的一個階段,這個階段出生者,都面臨了1920年代世界性民族自決的思想劇變,卻也是文化、藝術相當活絡多元的時代挑戰;而1945年至1949年的政治變局,也是這個世代的藝術家,正逢青春年少的生命階段。


丙、斐然─跨越時代的一代

從1936年出生到1944年之前出生者,合計43位藝術家,都是屬於戰前出生的藝術家。他們出生於戰火連天的時代,在世局交替的矛盾中成長。他們當中的許多人,甚至是屬於「失學」的一代;但是憑著各自的努力,他們在困頓的時代中,走出了屬於自己的生命成果。


丁、初炳─當代新風貌

從1945年以後出生到1989年出生者,包含幾位生平未詳者,合計60位藝術家。基本上,這已經全屬戰後出生成長的世代,從危機挑戰到安定茁壯,從困頓艱難到經濟起飛,這個世代的藝術家見證了戰後臺灣社會,政經發展的軌跡,卻也在自由、民主的追求主張中,建構了屬於當代文明的驕傲。他們之中,有人堅守本土、有人出國留學,但臺灣和他們的生命劃上了等號;族群、性別,乃至媒材、形式,都不再是制約他們創作的桎梏,反而成為理解、交流的重要管道。


除了以順天美術館捐藏的作品所構成的四大主題外,國立臺灣美術館更將文化部自2017年以來推動的「重建臺灣藝術史」成果,一併統整呈現,見證臺灣文化主體建構的階段性努力。當號角響起,行動即時展開,「海外存珍」展正是跑在前哨的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