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deTile.toModdle
:::
f2b4d8c2-5c09-478d-8ec3-f983c8c8ac69

跨世紀的收藏脈絡

許鴻源的信念「藥物醫人身、文化冶人心」—訪張憲昌博士

名稱許鴻源的信念「藥物醫人身、文化冶人心」—訪張憲昌博士
dateInfo.create2021
簡介


採訪/吳垠慧、鄭景雯;文字整理/吳垠慧

台北醫學大學生藥學研究所副教授張憲昌博士,是許鴻源博士的學生,也曾在許鴻源創立的「財團法人必安研究所」共事。對張憲昌來說,許鴻源不僅是他的恩師、也像朋友,更是他藝術收藏的啟蒙,在醫藥專業之外,藝術是兩人共通的興趣,因此經常一起相約逛畫廊、看展覽。


「他知道我喜歡美術,有時候午休前會問我有沒有空,要不要一起出去看畫?我也樂得去看畫展,很快去看一下,再回來工作」,張憲昌說,許鴻源從1979年開始收藏台灣藝術家的作品,收藏的動機源自他看了謝里法《日據時代台灣美術運動史》這本書之後,發現儘管書中文字敘述詳盡,「圖片卻十分有限」,「因此決心盡一人之力蒐集台灣出色畫家之原作,以長遠流傳後世。」爾後,許鴻源竭盡一己所能,收藏了600多件台灣藝術家的作品,1991年過世之後,夫人許林碖完成遺願,1993年在洛杉磯爾灣成立「順天美術館」。


1999年,「順天美術館」曾出借106件藏品給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回到家鄉:順天美術館收藏展」,這是北美館首次針對台灣私人家進行策畫型展覽,當時外界就有順天藏品能否長留台灣的企盼呼聲。


熱愛藝術的藥學博士

張憲昌表示,許鴻源是從畫廊、藝術家或收藏家等管道購得作品,其中如:明星畫廊、太極畫廊、維茵畫廊等,現在都已經歇業了,還有阿波羅大廈裡的阿波羅畫廊、東之畫廊等,張憲昌都曾一同前往,「1980年代畫廊多,但我覺得1990年之後的20年,是台灣藝術市場最旺盛的年代,去阿波羅大廈一次可以看8家畫廊,還不包括我們沒進去的,真的很熱門。當時醫生的經濟狀況稍微寬裕些,買畫掛在家裡,朋友看到是有名畫家的作品可以討論,也會形成一股風氣。」此外,也會透過畫廊或謝里法牽線,直接到藝術家畫室去,「我們最遠到台東去拜訪」,但也有藝術家或家屬不願意賣畫。張憲昌說,許鴻源將收藏的幾幅畫作掛在辦公室裡,像陳德旺的作品,至今他仍印象深刻。

陳德旺 作品「庭園」

陳德旺 作品「風景

也許是年齡相仿,許鴻源和幾位前輩藝術家頗有交情,如廖繼春曾是他的鄰居,除了贈畫,還一起討論如何欣賞藝術品,還有李梅樹藍蔭鼎顏水龍楊三郎等人也都互有往來,「有次洪瑞麟來辦公室找許博士聊天,穿著短褲跟拖鞋」,回憶當年張憲昌忍不住笑意,如果聽聞有藝術家身體不適,許鴻源也會託人送中藥給對方,有次張憲昌便跟著同事一起送藥給顏水龍這都能看出許鴻源濃厚的人情味。

藍蔭鼎 作品「台灣鄉村」

藍蔭鼎 作品「台灣鄉村


洪瑞麟 作品「礦工」

洪瑞麟 作品「礦工


顏水龍 作品「歸牧」

顏水龍 作品「歸牧


「許博士很好相處,他的個性開朗、幽默」,張憲昌認為在李梅樹繪製的許鴻源伉儷肖像畫中,許鴻源的表情很嚴肅,「可能是當模特兒太緊張,他真實的樣子沒那麼嚴肅」,當時「必安研究所」經常邀請日本專家學者來台做長期指導或研究,「只要有日本教授來,一定全力接待,許博士很好客。」


張憲昌的認知中,許鴻源收藏作品,首要是為了編書,藉此將台灣藝術家及作品介紹出去,「然後他覺得還要讓國際人士看到這些作品,所以才會把畫作運到美國去,想成立一個私人美術館讓人參觀。這是第二步驟。」「許博士本身對藝術就很有興趣,另一方面,謝里法應該也給他一些觀念,激發他想把台灣的老、中、青藝術家介紹到國際上,因此才積極搜集作品,同時編了兩大本畫冊《廿世紀台灣畫壇名家作品集》,中英文對照,請謝里法編纂,雄獅美術也提供藝術家資料的協助。」


張憲昌也在幫忙《廿世紀台灣畫壇名家作品集》編輯製作之列,像是送稿件去大稻埕給謝里法校閱,也幫忙攝影師把一幅幅要拍照的畫作卸框,以免表面保護層造成反光等,顯見許鴻源憑私人之力完成兩大本畫冊出版,工程十分浩大。


藥物醫人身、文化冶人心

《廿世紀台灣畫壇名家作品集》由美國漢方醫藥研究所出版,這個非營利研究機構成立於1976年,目的是介紹東方傳統醫學予西方社會,也是許鴻源視之為後半生的重要使命。張憲昌說,許鴻源認為中國醫學和藝術有相通之處,中國醫學注重治療,與藝術之間的情感有諸多類似之處,因此,由美國漢方醫藥研究所出版美術畫冊,可說是別有深意。許鴻源在第二集畫冊(1989年出版)序言中寫到:「希望有生之年能繼續出版第三冊或第四冊。」遺憾的是,許博士於兩年後辭世,後續出版成未竟志業。


許鴻源畢生致力於科學中藥的研究與推廣,他在日本取得藥學博士返台後,將日本科學中藥的觀念引入台灣,他的努力引起美國Bristol Meyer藥廠的注意,1968年在順天堂藥廠內成立「台灣必治妥研究所」,許鴻源擔任所長,針對天然物的藥理進行篩檢與評估,爾後,因台美關係緊張結束合作關係,許鴻源於1972年成立「財團法人必安研究所」並擔任董事長,延續研究工作。張憲昌在台北醫學大學就讀時,許鴻源就是他的老師,也是他在碩、博士班的指導教授,之後進入必安研究所一起工作。1991年許鴻源過世,張憲昌始接任董事長。


雖然本科是藥學,受到許鴻源「藥物醫人身、文化冶人心」信念影響,張憲昌除了看畫展,也收藏小尺幅的畫作,退休後跟隨林顯宗學油畫,至今舉辦過3次個展,而林顯宗也是許鴻源收藏的藝術家之一。睽違30年,順天收藏返鄉且將亮相,張憲昌為恩師遺願得以圓滿實現,心中既是欣喜,也深感欣慰。


李梅樹 作品「許鴻源博士夫婦」

李梅樹 作品「許鴻源博士夫婦